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公共法律服務
公共法律服務
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籌劃建立仲裁共同體
14家機構倡議建立“一帶一路”仲裁服務合作機制
發布時間: 2019-05-07 08:51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jpg

圖為“一帶一路服務機制”與自由貿易區國際商事法律服務能力和綜合需求對話論壇。論壇主辦方供圖

2.jpg

圖為西安仲裁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潘俊星代表14家機構發布《“一帶一路”仲裁服務合作機制建設倡議》。論壇主辦方供圖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維

4月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閉幕。與首屆相比,本屆論壇取得的283項成果不僅數量更多,質量也更高,將助力“一帶一路”建設長期健康發展。

在同一天,中國仲裁界的“一帶一路”仲裁服務合作機制建設倡議書從西安發出。這份由西安仲裁委等全國14家仲裁機構與科研機構共同參與發起的倡議書提出,完善仲裁服務機制,籌劃建立“一帶一路”仲裁共同體、“一帶一路”仲裁智庫。

“這是中國仲裁界積極貫徹兩辦《意見》(即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干意見》)精神,實施全國仲裁工作會議部署的‘中國仲裁2022方案’,服務國家更高水平改革開放的一個有益探索。”司法部公共法律服務管理局仲裁工作處處長石海在當天舉辦的“一帶一路服務機制”與自由貿易區國際商事法律服務能力和綜合需求對話論壇上說。

論壇由西安市司法局、西安國際港務區管委會、北京融商一帶一路法律與商事服務中心、西安仲裁委員會共同舉辦。

仲裁機構應形成合力

“一帶一路”建設取得的重要進展和顯著成效有目共睹。

在過去6年間,一系列數據不斷刷新至更高點。據商務部統計,2013年至2018年,我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900億美元,年均增長5.2%。在沿線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合同額超過6000億美元,年均增長11.9%。

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貨物貿易總額已超過6萬億美元,年均增長4%,高于同期中國對外貿易增速,占我國貨物貿易總額的比重達到27.4%。

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設了一批境外經貿合作區,累計投資超過300億美元,成為當地經濟增長、產業集聚的重要平臺,帶動東道國就業近30萬人。

截至目前,中國已與125個國家和29個國際組織簽署173份“一帶一路”合作文件。

毫無疑問,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的經貿、投資等商事交往只會日益密切。如何快速、有效地化解隨之增加的國際商事糾紛,也成為“一帶一路”建設中繞不開的重要課題。

素來有著高度敏感性的中國仲裁界也早已“躍躍欲試”,建立“一帶一路”仲裁院等專門機構的有之;為“走出去”的大型國企上門提供定制服務的有之;機構走出去、聲音傳出去的嘗試有之……

的確,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中國仲裁機構已經有了“走出去”的勇氣與底氣,在化解“一帶一路”商事糾紛中已經有了非常搶眼的表現。

這種單打獨斗式的探索固然可圈可點,但在西安仲裁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潘俊星看來,“匯聚仲裁發展的新功能”“不同的仲裁機構形成合力”,同樣重要。

西安仲裁委員會在業內被認為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仲裁機構。這是全國第一批組建的七個試點機構之一,于1995年成立,最先站在了時代的前沿。

在2004年8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頒布十周年之際,在西安仲裁委員會的倡議下,凝聚一代仲裁創業者思想情懷的仲裁林落戶西安,無論是仲裁林,還是居于林中的公信亭,迄今都是仲裁人的精神家園。

2015年7月,西安仲裁委員會成立國際商事仲裁院,其定位之一即是解決“一帶一路”外來投資等涉外商事糾紛。

2017年2月,西安仲裁委員會又“開進”陜西自貿區,成立陜西自貿區仲裁院和陜西自貿區國際商事調解中心。

在幾乎所有的重大時間節點,總有西安仲裁委員會的身影。如今,又是西安仲裁委員會的“高光”時刻——牽頭發起了《“一帶一路”仲裁服務合作機制建設倡議》(以下簡稱《倡議》)。

建立仲裁服務新標準

潘俊星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一帶一路”仲裁服務合作機制建設是順應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法律服務多樣化的時代大潮,響應中央關于建立“一帶一路”國際商事糾紛解決機制和關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部署要求,著眼于提高仲裁服務國家全面開放和發展戰略能力的必然選擇。

建設“一帶一路”仲裁服務合作機制,“旨在凝聚仲裁發展共識,整合仲裁要素資源,形成和壯大仲裁合力,更好地彰顯仲裁在‘一帶一路’服務體系中的價值作用,打造中國仲裁參與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的開放平臺”,潘俊星說。

按照潘俊星的設想,“一帶一路”仲裁服務合作機制將充分利用仲裁擁有的資源秉賦與內在活力,弘揚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為核心的絲路精神,通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地區仲裁機構、律師、商會組織與市場主體等多層面的廣泛對話,破解制約區域企業間、企業與政府間的各類屏障壁壘與商事爭端,找到仲裁發展的最大公約數,完善仲裁參與“一帶一路”治理的中國方案。

這一設想得到了另外13家仲裁機構與研究機構的支持。這些機構分別是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北京仲裁委員會、上海仲裁委員會、重慶仲裁委員會、青島仲裁委員會、廣州仲裁委員會、深圳國際仲裁院、廈門仲裁委員會、海南國際仲裁院、寶雞仲裁委員會、中國政法大學仲裁研究院、外交學院爭議解決研究中心、西安交通大學絲綢之路經濟帶法律政策協同創新中心。

于是,設想最終化成了紙面上實實在在的《倡議》,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舉行期間,成為中國仲裁界發出的“最強音”。

《倡議》所確立的仲裁定位是:仲裁既是“一帶一路”建設的標配機制,就應以“一帶一路”建設需求為導向,優機制、強功能、破壁壘、圖合作,使之與“一帶一路”的要求相匹配,與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相契合。

《倡議》指出,仲裁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效用是一個由點到面、由局部到整體逐步演進提升的過程。“一帶一路”建設越發展,對仲裁的需求將越強烈,仲裁的效用也就越顯著。“我們仲裁機構對此必須有超前的服務意識,超常的反應機制,超強的適應能力,充分發掘仲裁的實踐效用,極大滿足‘一帶一路’建設的實際需求,釋放仲裁與‘一帶一路’建設二者巨大的發展潛能。”

《倡議》對于中國方案與中國智慧在國際舞臺上發揮重要作用抱有很強的信心,又注重與沿線國家不同國情相結合。“我們既要將商事仲裁制度根植于民族文化沃土,形成中國仲裁文化特質,為‘一帶一路’提供中國方案,貢獻中國智慧,同時又要尊重‘一帶一路’沿線各國不同的國情與文化習俗,兼容仲裁機構不同的發展道路與模式選擇,構建多層次、多維度、多效能的仲裁服務機制。”

仲裁可以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大顯身手,但在這14家倡議發起機構看來,要擔當起這一歷史使命,中國仲裁界還需繼續努力完善自身。比如,《倡議》提出,為提升仲裁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功效,我們必須創新仲裁體制機制,以需求指引改革,以市場創設機制,真正建立貼近“一帶一路”建設實際,符合仲裁特性、規律,充滿生機與活力的仲裁體制機制,用完善的體制機制構筑起高品質仲裁服務的制度體系,激活仲裁服務于“一帶一路”的內在動能。

再如,《倡議》提出,以優化仲裁服務為目標,完善仲裁體制機制與資源配制,探尋仲裁應用與仲裁合作的多種路徑。建立仲裁服務“一帶一路”的新標準、新模式;創制仲裁服務“一帶一路”的新方式、新空間;展現仲裁服務“一帶一路”的新作為、新形象。

讓人才規則互認通用

作為《倡議》的關鍵詞,“合作”如何實現,也成為業內關注的焦點。

《倡議》明確深化仲裁合作。《倡議》認為,仲裁是一種糾紛解決機制,更是一項事業合作的平臺。仲裁的特性在于合作,活力在于合作,服務機制建設自然也離不開合作。

為此,14家機構將深入研究“一帶一路”共性的法律問題,建立有效的合作應對機制。打破地域、行業與機構的限制,有效整合仲裁資源,聚攏發展要素,實現人才、規則互認通用,平臺、資源共建共享,形成仲裁合作共同體。以合作匯聚仲裁發展的新功能,開創仲裁服務“一帶一路”的新開地。

《倡議》描繪的方向性內容令人振奮:要形成全球性、區域性的中國仲裁品牌效應和國際影響力,實現“一帶一路”區域及合同全流程的仲裁業務覆蓋,最終促使“一帶一路”建設提效升級,不斷夯實“一帶一路”的法律人文根基。

石海認為,仲裁服務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定位、價值、方向和路徑等問題,都在《倡議》中予以提出。今天只是一個開端,今后要進一步將工作做實,成為一種長期交流合作機制,發揮服務“一帶一路”建設應有的作用。要樹立中國仲裁大局意識,建立中國仲裁命運共同體,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樹立中國仲裁的整體形象和良好品牌;要有開放和包容的精神,開放不僅是向境外開放,還要向其他糾紛解決方式開放;跳出仲裁的小圈子,讓仲裁發揮更大的作用;不僅要放眼世界,還要從機構自身最基本的隊伍建設、能力建設以及機制建設等做起。

責任編輯: 朱劍
人人曰人人搞人人吸的电影在线观看 在线人人车操人人看国内自拍 在线人人车操人人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