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公共法律服務
公共法律服務
上海加快建設國際爭議解決中心專家建議
加強爭端解決生態系統建設
發布時間: 2019-05-07 08:48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文/毛曉飛

上海這顆“東方明珠”,能否在國際爭議解決中心建設和國內仲裁制度改革中熠熠生輝,成為繼3月28日全國仲裁工作會議在上海召開之后,一個引人關注的話題。

今年年初,上海市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首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完善仲裁管理機制提高仲裁公信力加快打造面向全球的亞太仲裁中心的實施意見》,明確提出要加快推進仲裁工作改革發展,加快建設亞太仲裁中心。

如何將國家發展上海仲裁的戰略目標落到實處,如何克服現有仲裁法律和管理體制的桎梏,如何面對來自倫敦、巴黎、新加坡等公認的國際仲裁中心的激烈競爭,都成為亟待解決的現實問題。這些問題也是2019年4月8日“第五屆社科仲裁圓桌會議——仲裁與上海國際爭議解決中心建設”的核心議題。此次會議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上海政法學院、對外經貿大學國際商法研究所聯合主辦。

體現開放和包容

“一個地區的仲裁事業要做大做強,與其本身所處的經濟地位和影響力相稱,思維方式是關鍵。”對外經貿大學國際商法研究所所長、深圳國際仲裁院理事長沈四寶說。

上海政法學院校長劉曉紅認為,上海的相關部門就仲裁制度改革開始制定一系列的文件,體現了上海的開放與包容精神。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所長莫紀宏指出,仲裁法的修訂被列入全國人大立法規劃以及中央層面出臺的重要政策文件,都說明了新一輪仲裁制度改革已拉開大幕。上海將在其中占據重要的一席之地,要像自貿區改革一樣,再次扮演“排頭兵”的角色。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國際經濟法室主任劉敬東強調,仲裁是爭議解決機制的一個組成部分,它也是營商環境的一部分。

上海海事大學法學院院長王國華說,隨著各種政策的出臺,仲裁制度的改革問題已經引起上海各相關機構和高校的高度關注。

為仲裁機構松綁

會上的一個廣泛共識是確立仲裁機構的非營利性質。

上海國際仲裁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馬屹認為,在政府總體定位的情況下,應當對各地仲裁機構的具體性質把握上進行差異化對待。

上海作為國民經濟發展的重鎮,2018年全市GDP達到約3.27萬億元,人均GDP超過2萬美元,達到上中等發達國家水平。上海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到1.76萬億元,其中地方級收入7108.1億元。上海以不到全國千分之一的土地面積,貢獻了全國近1/10的財政總收入。在世界銀行發布的《2019年營商環境報告》中,上海的權重占55%,北京占45%。 

對上海仲裁機構的職能與功能定位,要更多考慮其服務于本地乃至全國經濟發展的大局。上海仲裁委行政部部長沈宏豪說,這些年來,本地仲裁機構處理的涉及自貿區與“一帶一路”案件增長快速,要將上海打造成國際爭議解決中心,應當通過仲裁法的修改打開國際化之門,本地機構并不懼怕競爭。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傅攀峰提出,仲裁體制改革應當貫穿一個核心點,就是弱化仲裁機構的法律功能,加強仲裁地在仲裁法律制度供給中的核心作用。

從用戶需求出發

仲裁本質上是一種法律服務,已被明確納入我國公共法律服務體系。

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總法律顧問、中國法學會航空法學研究會會長郭俊秀認為,既然是一種服務,在設計和建設仲裁制度時一定要從用戶的需求出發。

寶鋼股份法務部長徐磊說,是否選擇仲裁是企業合同談判的結果,用戶的需求和合同的實際情況決定了法律的適用和仲裁地的選擇。

在實踐中,企業之間就爭端解決條款的談判,包括中資企業與外資企業就國際合同的商談,總處在拉鋸和博弈之中,最后要有一個雙方都認為可接受的安排,國內仲裁并不天然占據優勢。

上海振華重工法律事務部總經理袁蘊玉認為,如果把仲裁定位為一個服務和一個產品,現在將這種服務的供給上升為國家戰略,需要各方的參與和分工,國有企業作為使用者應該發揮好作用。

需立法司法保障

要提升上海在國際爭端解決中的競爭力,不僅是仲裁機構的職責所在,也需要立法機關與司法機關的支持。

上海邦信陽中建中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徐國建提出,要打造上海國際爭議解決中心,可能需要在上海自貿區的新片區出臺一些特別的法律規定,使一些全國性法律可暫停適用。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教授張繼紅也說,未來在上海,類似自由貿易港范圍內的法制建設和爭端解決機制建設,都需要采取特別立法,沿用上海自貿區發展時期的全國人大授權模式或許障礙重重。

協力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張振安建議,仲裁法的修改應該有兩套機制:一是對先行仲裁法作相應修改,同時還應有專門規制涉外仲裁或者國際仲裁的法律。

上海政法學院教授王麗華說,最高人民法院設立國際商事法庭標志著一個有機銜接訴訟、調解、仲裁的糾紛解決平臺的構建。

安杰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董簫認為,“一站式的國際商事爭議解決”就是讓當事人能夠在一個平臺上終局性地解決商事爭議。中國的仲裁機構可以通過進一步豐富和完善調解與仲裁銜接的爭議解決示范條款,賦予仲裁庭對保全措施的裁決權,更好地為當事人提供服務。

盡管在最高人民法院層面已經作出了支持仲裁的諸多努力,但地方法院的實踐還不盡如人意。中國國際經濟貿易委員會上海分會秘書長焦亞尼認為,地方法院對仲裁的支持尚有待提高,特別是在仲裁保全與裁決執行方面。

重視軟實力建設

上海電氣集團首席法務官童麗萍呼吁,要打造上海成為亞太仲裁中心,應注重政策落地的細化措施,特別要關注有利于國際化法律人才培養和凝聚的市場環境的營造,以及配套機制的設計和落實,并高度重視軟實力建設。

優化上海的國際仲裁環境,不能只停留在政府宣傳與機構推介層面,也需要切實在出入境管理、稅收減免等諸多方面予以改善,以吸引優秀的國際仲裁員,并發揮上海本地的涉外法律服務資源。據悉,2018年,外國律師事務所駐華代表機構在全國共有約230家,其中上海約有122家,占比約53%。

上海政法學院教授許慶坤指出,歸根結底,上海打造國際爭議解決中心,是一個爭端解決生態系統的建設問題。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責任編輯: 朱劍
人人曰人人搞人人吸的电影在线观看 在线人人车操人人看国内自拍 在线人人车操人人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