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社區矯正
社區矯正
鯤鵬“綜治+”引導問題少年走向正途
發布時間: 2019-04-22 09:23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333.jpg

圖① 學生們制作防止校園欺凌主題宣傳板報。   

圖② “時間銀行”存折。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王瑩 文/圖

福建省福州市臺江區鯤鵬青少年事務服務中心(以下簡稱鯤鵬中心)成立于2008年,是共青團臺江區委主管的福建省首家專業青少年事務社工機構。10多年來,該中心在預防青少年犯罪和再犯罪上下足功夫,聯合中小學等教育部門、公檢法司等政法單位以及基金會、愛心企業等社會力量,探索出“政府主導推動、中心自主運作、社會多方參與”的“綜治+N”多元志愿服務體系,通過超前預防、臨界預防、矯正預防等手段引導問題青少年走向正途、展翅高飛。

超前預防

消除校園內潛在“犯罪因子”

走在福州市臺江區的中學校園內,一張張特殊的校園安全地圖可能就在下一個拐角出現在眼前。這份地圖的特別之處在于,上面除了標識校園的路線和主要建筑分布之外,還用醒目的“紅三角+感嘆號”的安全警示標識將一些特殊區域劃分出來。

“這是我們在試點學校培養的第一批‘零零欺支隊’志愿者圍繞校園安全主題,共同繪制的校園安全地圖。用警示標志劃出的像廁所、停車棚、操場這樣的特殊區域,其實就是校園欺凌事件的多發區域。”鯤鵬中心執行主任蔡標兵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近年來,隨著排擠孤立、辱罵毆打甚至搶奪財物、強拍不雅照等校園欺凌事件頻頻發生,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校園內的暴力行為不僅嚴重影響受害學生的身心健康,也會導致施暴者極易走上犯罪道路。

“我們在幫扶涉案未成年人時發現,大多數涉案未成年人在犯罪之前都會早早顯露出一些苗頭,比如在學校里就是行為問題學生,是校園暴力的施暴者。他們輟學后往往變成社會閑散人員,小偷小摸不斷。”蔡標兵說,如果在校園里就能及時遏制住這種苗頭,未成年人的犯罪幾率就會大大下降。

為了預防、減少及消除校園欺凌行為的發生,鯤鵬中心以項目化形式開展社工服務,吸引省內慈善基金會出資,依托學校社工站,在臺江區內試點開展“校園零零欺”青少年社工服務公益性項目。

結合未成年人的年齡特點,鯤鵬中心從篩查、預防、干預三方面介入,首先篩查校園欺凌的潛在因子和服務對象,以同伴教育員的形式與校內社工一同為青少年提供預防性的服務。針對已經發生的校園欺凌事件,則會在學校原有的處理機制上,補充心理干預層面的介入。其中,校園安全地圖就是一個重要的干預方式,既給施暴者一定的心理壓力,也給潛在受害者傳達安全警示信息。

為了從思想根源上杜絕暴力違法犯罪行為的產生,鯤鵬中心還鏈接司法資源,與臺江區司法局聯合成立“青少年法治教育基地”,為在校學生以及失學、失業、失管的困難青少年群體提供法治教育、服務,已累計開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法治宣傳教育等活動683場次,受益青少年達6.3萬人次。

臨界預防

幫助問題青少年“懸崖勒馬”

今年19歲的小陳可謂經歷“豐富”。他自小跟隨離異的母親從四川來到福建生活,上小學6年級就與社會上的小混混來往密切,還拜了“大哥”,江湖諢號“黃毛”。

2012年,有了“組織”的小陳更加肆無忌憚,多次伙同他人偷盜電動車用來“賺零花錢”。雖然被派出所抓到多次,可他屢教不改,依然再犯。于是,當他再一次被抓之后,公安機關就主動聯系鯤鵬中心,將他作為預防犯罪的重點幫扶對象。

“許多未成年人成為社會閑散人員后,屢次實施小偷小摸、打架斗毆等違法行為,可又夠不上刑法的定罪標準,公安機關只能在用盡批評教育、行政拘留等處罰措施后,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十分頭痛。”蔡標兵說,這些未成年人就處在臨界犯罪的邊緣,稍微往前一步就會滑入犯罪深淵。

怎么才能拉他們一把?鯤鵬中心與公安部門對接,對多次“進宮”的違法青少年采取家庭調查、跟蹤回訪、重點幫扶等措施,開展犯罪臨界預防。

接手小陳這個幫扶對象時,蔡標兵還只是中心的一名社工。初次見面,小陳就很不友好地回懟他:“你來找我干嘛,又不會給我錢,反而會耽誤我賺錢。”可沒過多久,小陳的囂張態度卻因為一件事發生了根本轉變。

2014年,臺江區檢察院、臺江區法院聯合鯤鵬中心組織一批問題傾向青少年到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簡稱未管所)接受犯罪預防教育,小陳就是其中之一。

“在去未管所的車上,小陳還在嘻嘻哈哈,沒把這次活動當回事兒,可當他到了地方以后,瞬間就呆住了。”蔡標兵回憶說,因為坐在他對面進行“現身說法”的服刑人員不是別人,正是他當初拜的“大哥”!

從未管所回來后,蔡標兵明顯感到小陳的態度變了,他主動找到蔡標兵說:“還好關在里面的人不是我,那種地方我再也不想去了,以后我會自食其力養活自己的。”

從2012年幫扶至今,小陳與鯤鵬中心的聯系一直沒有斷過。如今,他是一名“外賣小哥”,每天工作忙碌而充實。“我們中心還經常特意點單,幫他增加一些業績,順便了解一下他的近況。”蔡標兵笑著說。

矯正預防

杜絕涉罪未成年人再次犯罪

2012年,鯤鵬中心與臺江區人民檢察院聯合成立“檢愛驛站”,通過開展各種幫扶活動感化問題少年。臺江區檢察院還出臺了《司法社工介入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規定》《關于借助社會專業力量加強未成年人司法保護的工作方案》等制度,涵蓋了從批捕到起訴、從案前到案后、從辦案到幫教的各個環節。

據統計,鯤鵬中心與臺江檢察院攜手對附條件不逮捕、不起訴的青少年進行幫扶,累計對涉罪未成年人作出不捕77人、不訴61人,跟蹤幫教98人,其中重返校園61人,均未再次犯罪。

此外,早在鯤鵬中心成立當年,臺江區法院就引入了社會調查員制度,從街道司法助理員和鯤鵬中心社工中聘請了10名人員作為社會調查員,對未成年被告人性格特征、家庭情況、社會交往、成長經歷以及實施的被指控的犯罪前后原因等情況進行調查。據介紹,庭前社會調查材料經過庭審宣讀、質詢和審查后,可引入裁判文書,作為量刑依據之一。

2018年,臺江區法院與鯤鵬中心又聯合成立青少年幫教基地,聘請鯤鵬中心社工為少年審判心理咨詢師,并由審判法官和心理咨詢師深入社區、學校和家庭等幫教未成年犯的前沿陣地,推動開展心理輔導、行為

矯正、就業指導等工作。

“作為預防青少年犯罪工作的最后一環,矯正預防的目的是為了保障涉罪未成年人在司法過程中的權益,同時防止其再次犯罪。”蔡標兵介紹,鯤鵬中心與臺江轄區內的司法所一直保持無縫對接,對年輕社區服刑人員提供矛盾調處、行為矯治、就業指導等服務。

17歲的小林因伙同他人持械打傷與其有矛盾的同學,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一年九個月。2013年,小林被司法所轉介到鯤鵬中心進行社區矯正。為了緩解小林的抵觸情緒,鯤鵬中心社工首先從交朋友開始,帶他一起到福利院做志愿者,撕去他身上“涉案”“失足少年”等負面標簽,同時把他介紹給其他志愿者,幫助他建立正向的交友圈。在做志愿者時,小林可以把志愿時間存進鯤鵬中心設立的“時間銀行”。當志愿時間累計到一定程度時,他就可以在鯤鵬中心的“彩虹驛站”換取娛樂、學習和生活用品。“在鯤鵬中心,我不會感到自卑。正相反,我開始慢慢感受到了自己的價值,知道自己也可以幫助別人,給別人帶來正能量。”小林說。

據統計,自鯤鵬中心成立以來,已先后成功幫扶問題青少年及嚴重不良行為青少年4120多名,累計服務青少年達11.2萬人次,鯤鵬中心幫扶過的未成年人再犯罪率為零。

責任編輯: 白海濤
人人曰人人搞人人吸的电影在线观看 在线人人车操人人看国内自拍 在线人人车操人人看视频